炒股知識 | 股票形態 | 技術指標 | 炒股技巧 | 看盤經驗 | 美股港股 | 股指期權 | 專家股評 | 股市動態 | 書籍視頻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首頁 > 書籍視頻 > 江恩理論與周期循環

江恩理論與周期循環

2018-05-08 16:55:07 作者:admin 點擊:

從92年11月低點386點至94年7月最低點325點,運行21個月,也是一個明顯的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從94年7月的低點325點至96年1月低點512點,運行19個月,又是一個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1558點至94年7月低點325點,是一個高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運行18個月。從94年7月低點325點至96年1月低點512點,運行19個月,是一個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從96年1月低點512點至97年5月高點1510點,是一個低點到高點的循環周期,運行17個月。

  江恩理論與周期循環

  以月為單位的循環分析方法,是江恩非常重視的方法之一,也是中長期投資者應該首先掌握的。由于時間單位是以月為基礎,時間跨度較長,不容易受莊家控制而產生騙線,所以準確度非常高,可靠性非常強,往往是自然形成的。在此 基礎上產生的規律,不會輕易改變。

  以上證指數為例,在過去八年的走勢中,可以在月線圖中找到已經發生了的、明顯的20個月的循環周期。從91年5月最低點104點至92年11月低點 386點,是一個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運行19個月;從92年11月低點386點至94年7月最低點325點,運行21個月,也是一個明顯的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從94年7月的低點325點至96年1月低點512點,運行19個月,又是一個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從96年1月低點512點至97年9月低點1025點,運行21個月,還是一循環低點,出現在99年5月份前后。但我們同時應考慮,八年來股市在5、6月份出高點的概率非常大,達到50%,因此我們也不能排除5、6月份是一個循環高點的可能。只要 5、6月份出轉點就符合循環周期的規律。 20個月的循環是江恩60個月循環周期(5年的循環)的三分之一,是上證指數的重要循環周期。

  在上證指數月線圖中,可以找到3次以18個月為循環周期的循環。93年2月最高點 1558點至94年7月低點325點,是一個高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運行18個月;從94年7月低點325點至96年1月低點512點,運行19個月,是一個低點到低點的循環周期;從96年1月低點512點至97年5月高點1510點,是一個低點到高點的循環周期,運行17個月。這四個循環周期均按照18 個月(+或-1個月)的循環周期運行。所不同的是,運行方式不單純是按照低點到低點或高點到高點的三種方式完成循環。將這三個循環的時間相加,等于52個月,也就是93年2月高點1558點至97 年5月高點1510點,這很可能是一個大級別的高點到高點的完整循環。在這個循環中,包含著三個時間基本相等,運行方向不同的三個階段,即下跌、盤底、上升的三階段。以此推論,97年5月份向后計算52個月,很可能是下一次行情的大頂部。18個月循環周期是江恩36個月循環周期(三年的循環)的二分之一,也是我國股市存在的非常重要的循環周期之一。

  江恩對月循環還特別強調以下幾點:

  (1)在重要的市場底部開始計算,三個月后,可能是市場的另一個底部或頂部;再加四個月,可能是市場的另一個底部或頂部。如,上證指數94年7月創出低點325點,是一個重要底部;7個月后至95年2月,上證指數運行至524點的低點,是上證指數的另一個重要底部。

  (2)在上升的趨勢中,調整一般不會超過兩個月,到第三個月,市場將見底回升。如,96年1月上證指數從低點512點,展開了一輪大牛市行情;直至97 年5月1510點為止,中途進行了三次調整,每次調整均為兩個月,第三個月開始恢復升勢。它們分別是96年4月開始調整,6月恢復升勢;96年7月開始調整,9月恢復升勢;96年12月開始調整,97年2月恢復升勢。

  (3)在極端的情況下,市場可能只調整2—3周。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可能連續上升12個月,每個月的底部均比上個月的底部高。如:96年11月,上證指數只調整了兩周,即恢復了升勢;96年上證指數從1月開始上漲,一直漲到12月。

  (4)在大牛市中,如出現下跌趨勢,可能只運行3—4個月,隨后市場將重轉升勢。

  (5)在大熊市中,一波反彈只能維持3—4個月,然后再調頭繼續下跌。如:上證指數93年2月從最高點1558點開始下跌進入熊市,一直下跌到94年7 月最低點325點,下跌了18個月。在93年10月從低點774點產生了一輪反彈行情,至93年12月高點1044點結束反彈,反彈時間不到3個月。我們在歷史數據中,還可以找到這樣的規律:上證指數在下跌過程中,多數時間是下跌5—6個月,而宣告下跌結束。92年6月至92年11月,下跌6個月;94年 9月至95年2月,下跌6個月;95年9月至96年1月,下跌 5 個月; 97 年 5月至 97年9月,下跌5個月;下跌時間最長的是93年12月至 94年7月,下跌時間長達8個月,而中途幾乎沒有反彈月份。以月為單位的分析框架,機構和莊家掌握的意義遠遠大于散戶。因機構莊家操作的資金大,進出不方便,對于一些小的波動和小行情,機構莊家是不能盈利的;而散戶由于資金小,進出方便,船小好調頭,因此可以去爭每一波小行情。而對于機構和莊家,只能做大,不能做小。

  任何具有周期性的事物,均有一個明確的周期單位。江恩周期理論認為,除了要清楚如何界定循環周期外,更重要的是還要清楚選擇怎樣的時間周期單位。

  在實際的運用之上,常用的時間周期單位有:月、周、日以及季。而以月為周期單位的分析方法,基本上與以年為周期單位的分析方法十分相似。

  ①以重要的市場底部起計三個月,之后再加四個月,便可得到一個市場底部或是市場一個反作用的時間。

  ②在上升趨勢中,調整通常不會超過兩個月,到第三個月市場將見底回升。

  ③在極端的市況下,一個市場的調整可能只有二至三個星期,上升可能連續十二個月。

  ④在大升市中,一個短期的下跌趨勢可能運行三至四個月,之后市場轉勢回升。

  ⑤在大跌市中,一個短期的反彈可能維持三至四個月,然后轉勢回落。

  如深華寶的走勢圖。該股從1999年6月份反轉上升,9月份見一個中期高位后調整,連續調整兩個月后,于第三個月即12月止跌回升,月K線上收出較長的下影線。緊接著上升三個月后調整,同時創出18.29元的歷史高位。

  提起昔日的康達爾,即今天的中科創業(0048),相信很多投資者會津津樂道。該股自1996年3月開始步入升勢,98年4月開始拉升。在揚升過程之中,僅在1998年8月調整了不到一個月,隨后連續勁升十個月,而且底部逐月抬高。最終該股于2000年2月創下8 4元高位。

  而稍遜色一點的燃氣股份(0793),該股自1999年3月份展開升勢后,連續上升四個月,然后調整4個月,1999年11月順勢調整后再度啟動,一舉躍上32.90元的高位。

  再看本鋼板B的月K線圖,該股上市之后只上升了一個月后即進入大跌市,從歷史高位3.16元跌至最低的0.70元。然后是四個月的反彈,之后又是漫漫的調整勢。

  江恩測市:跌是漲的理由

  關于股市的漲跌,是一個永恒的話題。從哲學的角度來講,上漲之中孕育著下跌,而下跌不僅跌出了市場機會,也是為了更好地上漲。所以說,跌是漲的理由。

  不過,怎樣看待市場的跌,換言之,如何界定市場的結構,是把握市場漲跌的基礎。譬如,當市場明顯地反映走完了一個浪型結構后,接下來肯定會進入另一個浪型結構之中。就從深圳綜合指數的日K線圖看,在艾略特的波浪理論之中,艾略特認為,當波動發生延伸時,將會使得此一波動序列形成大小相似的九波,而不是一波的五浪。此時,有時發生延伸的波動部分,其每次延伸波的波幅及時間,幾乎相當于其它四個主要的波動。深圳綜合指數從5月15日至今的這三個波段,所反映的是整個上升推動浪之中的延伸。如果要定義下來,也可以把自去年12月29日至今的整段升勢劃分出九個子浪。不過,在此需要說明的是,在波浪發生延伸之時,由于是浪型發生變異,所以允許某些波浪之間的頂底相重疊。

  至于第(9)子浪,或曰第(5)子浪的第⑤孫浪的頂點,應該到達一個怎樣的水平位置呢?深市在6月28日見到610點點位上,距616點僅相差6點,而時間上,與曾指出的6月30日相差2個交易日,即平均每天為3點,時間與價位上幾乎同時達到。江恩理論認為是市場出現共鳴,這時市場作用力最大,往往是產生趨勢逆轉的關鍵點。

  如果市場從此真的轉入調整,那么將會是以怎樣的形式出現?這必須追朔到去年5月17日的市場低點為開端,從歷史的波浪結構看,自去年5月17日的308點開始,市場已進入另一組上升推動浪之中,其第1浪、第2浪均已在去年運行完畢,第3浪起于去年12月29日的394點,而終點即是目前我們正要預測的高位。思路理順到這里,那么,即可以判斷,即使第3浪已經走完,緊跟其后的是第4浪的調整,隨后還會有第5浪的上升,這樣才完整地走完了始于去年5月17日的一組上升推動浪。所以,第4浪的跌,是第5浪漲的理由。沒有第4浪的跌,第5浪就不會出現。當然第3浪有沒有走完,目前仍是市場爭論不休的焦點。

  退一步說,6月28日出現的這一個歷史高位即使不是歷史高位,那么,7月6日前后市場也會十分敏感。

  另外,在時間循環周期上,從1999年5月17日起計算,至今年6月28日是第270個交易日,而到去年6月28日,是第30個交易日,270個交易日是30個交易日的9倍,彼此也有一個互為波動性的系數。江恩理論之中是比較看重市場長、中、短循環周期之間的相互關系的,他認為,當市場的長、中、短幾個循環周期產生共振時,極可能使市場出現轉勢。

  在今年這一波行情之中,在連接2月17日、4月11日、6月7日三個高點的壓力線,市場在6月28日上試過阻力線,但是無功而返。在沒有突破這一條壓力線之前,均可認為市場仍受制于整個上升楔型的約束,而且這個上升楔型隨時可能引發市場轉入調整,尤其是在觸及到阻力線之后,更會產生反沖的力量。

  最后從KD指標來看,日K線圖上,還在2月14日、3月30日,K值就達到94的超高值,而6月2日K值只在93.15,6月28日K值為88.47點,這些所反映的是,盡管股指在不斷飚升,但K值卻有背馳的現象,這一點也不能不引起我們的留意。

?

Powered by www.wwmqcg.tw

上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